<track id="ak8si"></track>
  • <table id="ak8si"></table>
  • 首頁>正文

    居家辦公,還有這些勞動問題待厘清

    來源: 北京日報發布時間: 2022-05-24

    北京日報

      因疫情影響,居家辦公成為現階段企業普遍采用的主流辦公方式。省去通勤、可以陪伴家人的同時,居家辦公也有了新矛盾:工作時間更長了、加班費沒有明確說法、不少人還被降薪了……

      現行法律法規更多是對傳統辦公方式的規定和約束,對居家辦公則鮮有明確法律規定。居家辦公可能帶來哪些法律風險?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。

      難題1 考勤怎么計?

      “居家辦公期間我們還是使用釘釘打卡,但是打完卡之后員工是不是在工作,那就沒法掌握了??偛荒茏屗腥硕奸_著攝像頭工作吧?”記者發現,在一些HR們的微信群里,不少人提出了類似的問題。

      勞動法專家、北京會友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建波表示,居家辦公因為員工的工作地點與休息地點的重合,形式上脫離了用人單位的監管,對于勞動者的出勤、實際工作時間如何管理等問題,目前還缺乏明確法律規范。員工有可能不起床就打卡,也可能穿好衣服打個卡又躺下睡覺,還有可能拖延到晚上才開始干活。這時,單位如何對員工進行考勤,就成了一道難題。

      難題2 加班怎么算?

      經歷了這段時間的居家辦公,不少職場人都有這樣的感受——從8小時在崗變成了全天在線,甚至休息日也逃不掉工作群的“狂轟濫炸”。于是,一個關于加班的問題又擺在了大家面前。

      這樣的勞動爭議在2020年就曾發生。曹女士在某設計院擔任行政部門主辦。因疫情影響,她2月居家辦公,3月輪崗工作。后來,雙方因這段時間的薪酬問題發生爭議,其中就包括加班費一項。

      曹女士主張,自己在2020年1月28日至3月31日期間的休息日、法定節假日仍根據設計院的要求對疫情期間人員情況進行收集、匯總、核對信息等,應當屬于加班,設計院應支付加班費。設計院則認為,在停工停產期間,曹女士居家辦公,工作時間具有彈性,彈性工作時間中的統計、填表等零星工作,不應再支付加班費。最終,法院未支持曹女士要求支付加班費的訴訟請求。

      劉建波說,居家辦公期間,因為員工工作時間碎片化,以及公司監管能力的弱化,對于加班及加班費等問題,雙方之間極容易產生爭議,僅依靠現行法律難以合理解決。居家辦公期間,因為雙方均是線上交流,員工掌握“下班時間以后安排工作”證據較為充足,形式上比較容易證明超時加班問題。但是從調查反饋看,部分員工、企業以及司法裁判人員均認為,居家辦公期間勞動者并未如同在公司上班一樣全身心從事本職工作,即工作時間難免從事家務或者其他私事,事實與法律證據之間沖突明顯,需從法律源頭上予以明確規定。

      難題3 降薪合理嗎?

      “疫情期間居家辦公,公司扣減了基礎工資,只發60%合法嗎?”“在家辦公工資減半了?!薄熬蛹肄k公3周,公司通知了之后會降薪的風險,工作不飽和的按1.5倍最低工資發?!薄芏嗦殘鋈嗽诰W上傾訴委屈和抱怨。

      “疫情引起的大規模居家情形下,用人單位業務量大幅萎縮,難以安排員工滿額狀態進行工作。根據目前的政策,通常要求用人單位不得單方降低居家辦公期間的工資待遇?!眲⒔úㄕf,“對于勞動者來說,通常感覺居家辦公期間似乎處于24小時待命狀態,雖然工作量可能并不大,但心理和生理壓力增加,加上生活成本壓力,對于用人單位協商調整工資待遇的動作也極為抵觸,很難實現協商一致降低工資待遇?!?/p>

      難題4 隱私如何保護?

      近日,一家在線職業教育公司要求居家員工連夜安裝電腦監控軟件,并在工作日每5分鐘抓拍一次人臉,每天截屏次數不得低于89次,否則視為曠工。此事一出,立即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。

      公司管理者失去掌控的焦慮感,讓他們不得不通過各種方式加強監督。于是,出現了“一整天都要開著攝影頭”“釘釘軟件持續定位打卡”等做法。

      “嚇得我都不敢去廁所?!薄凹依锸俏业碾[私空間,憑什么要被監控?”員工紛紛口誅筆伐,網上反對和批評的聲音也是鋪天蓋地。

      劉建波表示,根據《個人信息保護法》的規定,人臉數據以及考勤定位(涉及行蹤軌跡)也屬于敏感個人信息,用人單位以此進行監督是否符合人力資源管理的合理且必要原則,尚存有爭議。另外,關于公司數據保護與居家辦公之間也有矛盾。大量的數據屬于公司商業秘密,居家辦公時上述數據脫離公司監管,存在較大的丟失、泄露等風險。

      難題5 工傷如何認定?

      居家辦公,也有意外風險。這就涉及另一個重要問題——工傷認定。工作時間、工作場所、工作原因,是工傷構成的三大要件。如今,在家辦公,這三個要件的界定變得模糊起來。

      最近兩年,各地也不乏這方面的案例。例如,2020年新冠疫情發生后,竇某居家向客戶網上介紹公司情況,突發疾病死亡。最初,人社部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。家屬訴至法院后,法院認為,竇某系根據公司要求居家辦公,其所處的“家”應當視為工作場所,符合《工傷保險條例》相關規定,應當認定為工傷。

      劉建波認為,居家辦公模式下,勞動者受傷或突發疾病是否屬于工傷,目前相關法律法規尚無明確規定。居家辦公雖然工作場所有所變化,但是“家”可以視為工作地點,爭議不大。容易產生爭議的是工作時間的認定。因為家庭的隱私和隱蔽性,一旦發生勞動者受傷或者突發疾病,對于其是否處于工作時間內,既無法提供監控等鐵證,也可能無法提供相應證人證言,導致工傷認定存在較大爭議。

      期待完善實施細則

      除上述討論較多的問題以外,居家辦公還涉及一些雖小卻較為現實的法律問題。

      比如,居家辦公期間餐補與交通補貼是否還需要發放?員工需要使用自家場地、電腦等設備,單位要不要給予費用?勞動者能否以用人單位未提供勞動條件為由拒絕居家辦公?居家辦公期間無法及時續簽勞動合同、無法及時蓋章出具各項證明手續等法律責任如何承擔等等。

      疫情期間,不少地方出臺了相應政策、司法審判指導意見,倡導勞動者與企業通過協商解決雙方之間的問題。但協商又極有可能無法達成一致意見,難以解決各類問題。隨著居家辦公越來越普遍,甚至成為一種常態工作方式,下一步還需司法行政機關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及相關實施細則,明確處理規范。(記者 代麗麗)

    點擊圖片

    查看疫情防控最新辟謠內容

    ↓↓↓

    責任編輯: 周文婧
   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50408
    久久中文字幕亚洲精品最新
    <track id="ak8si"></track>
  • <table id="ak8si"></table>